您现在的位置是:中国环保网 > “学院派”创业项目如何获得资本青睐?

“学院派”创业项目如何获得资本青睐?

时间:2020-09-27 08:28  来源:中国环保网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右侧通用580*90广告位

原标题:“学院派”创业项目如何获得资本青睐?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硅谷成功的关键源于一众知名高校的聚集,无人机“独角兽”企业大疆创新的成功也离不开高校的支持。近些年,“高校+创业”的创业模式逐渐走红,特别在产学研融合的创新机制下,许多创业者和资本都将目光瞄向这个创新成果诞生的“摇篮”,布局源头创新、挖掘潜在机会。

然而,在缺乏市场意识主导和商业敏锐度的“学院派”创业如何取得成功,如何获得资本青睐?作为大学教授,同时与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共同成立了“HONGKONG X 科技创业平台”的香港大学教授陈冠华近日在2019中国(深圳)金融科技全球峰会上发表演讲,讲述了香港“学院派”创业的发展过程,以及自己的投资心得。

在粤港澳大湾区复制“大疆模式”

“我在香港回归前来到香港,那个时候香港几所学校在世界上完全没有地位,我当时以为自己要退休了,但现在完全不同了,这些学校在基础研究上做的很好。”陈冠华感叹这些年香港高校发生了巨大变化。

而最令其感到触动的是大疆创新的成功,从香港高校走向广阔的内地市场,创始人汪滔离不开香港科技大学教授李泽湘的支持。“几年前我们在想,能不能复制大疆的模式,因为二十多年来,香港的这几所高校的确培养了很多人才,也有很多研究成功,能不能在粤港澳大湾区得到运用、落地。”陈冠华说。

陈冠华的想法在三年前开始有了实现的平台。2016年7月,陈冠华联合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和香港科技大学教授、大疆创新董事长李泽湘教授,以及香港高校科技界的科技大咖,共同发起成立了“HONGKONG X 科技创业平台暨青年创业服务系统”,香港最大科技股——腾讯主席马化腾担任荣誉主席。

据悉,HKX 主要看到了人工智能时代香港的产业机会,其所投项目集中在大数据、人工智能领域,如芯片设计、生物医药、智能硬件等。在资本运作上,HKX 由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主导,据了解,HKX 成立时,首期基金规模为 3 亿港元,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是 LP 之一,它计划用 4 年时间支持 120 个早期项目、50 多个天使项目。

HKX成立后,记者曾多次走访香港两大科技创新孵化基地——香港科技园和香港数码港,记者了解到,相比前些年,近两年的这两大创新基地明显热闹许多,甚至在一些小餐馆里一个小小的座位都出现了排队的现象。此外,这两三年还出现了一些“独角兽”创业企业,尤其在硬科技领域,知名人工智能企业商汤科技就是香港科技创新的典型代表。

展开全文

“未来十年、二十年硬科技在我国是很重要的领域,特别是借助学校的科技研究,因此我们决定要关注底层技术、关注前沿科技。”陈冠华介绍,目前HKX的孵化和投资聚焦芯片、智能集成、智能制造等领域。据了解,HKX平台目前已入驻了多位高校教授,作为创业者的导师,来支持学院派创业项目。

“学院派”创业需要注入市场元素

回想几年前香港的创业氛围,陈冠华戏称,创业要靠“忽悠”,“大家都觉得风险太大了,所以我们都需要忽悠大家,组织各种活动,还有校园大使,帮我们找项目。”

从投资上来看,陈冠华认为,“学院派”创业项目在技术上优势较大,因为香港有很多好的教授,这些教授会专注一个领域做一个项目,做十年甚至二十年,他们的技术和成果很多都是世界上独特的、领先的,特别是在细分领域领先。但在市场和团队的构建方面,可能存在一些短板,“学校出来的项目没有足够的商业意识,且香港市场太小了,需要拓展更大的市场时,学院派创业者却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这是我们比较困惑的地方。”陈冠华说。

不难发现,“学院派”项目大多为科技类项目,硬科技也是今年资本追逐的领域。松禾资本创始合伙人厉伟认为,无论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科技创业投资都需要想清楚两个问题:如何从科技转化为产品?如何从科学家转变为企业家?在厉伟看来,这其中需要“妥协”。“科学家不跟自然妥协,不跟自己妥协,不撞破南墙,他不可能取得伟大的成就,企业家同样是在妥协中成长的。”厉伟认为,在创新科技从实验室走向市场的道路上,商业意识比技术更加重要,要投资一个企业家,而不仅仅是一个技术。

“我们比较看重从学校出来的,但是团队里最好有一个行业经验丰富的联合创始人,因为教授最大的弱点是喜欢研究,执行力较差,只有团队里有商业背景的成员,才能实现科技成果的转化。”陈冠华表示,过去看到的许多项目,都是“学生+教授”的模式,因此需要有市场的元素相结合。

谈及“学院派”项目的几种类型,陈冠华列举了四个其投资的项目类型:第一是“学生+教授”模式,以学生为主。“我们投的一个团队是港大工程系的学生,他们进学校就在玩机器人,他们毕业之后也试了不同的项目,包括香港机场的机器人项目,但都不太成功,方向没找对,后来有一个教授看到在中餐机器人方面的应用已经落地了,就引导这个团队往这方面尝试。”

第二个类型是“校友项目”,“港科大的毕业生和他的同事有CMOS图像处理方面的技术,这位校友和教授经常保持联系,这样不仅帮他进行技术改进,还帮他建立和台积电的关系,用台积电的先进制造技术发展出他特殊的CMOS技术,这是世界领先的技术,最近获得了华为的战略投资,也有上市的计划。”

第三类是“教授+学生”,以教授为主。“有一个项目是港科大教授和学生创建的,专注于帮助程序员一边写软件一边自动找错误,这个项目也已经被国际顶尖的公司收购了。”

第四类是教授自主创建的项目,“两个高校教授出来创业,用他们新一代量子计算云平台技术,用来发展新的材料、新的药物,完全自主研发,现在已经有了几十万美元的订单,和美国Amgen合作,也入选为亚马逊量子解决方案实验室的合作伙伴。”

“我们现在最大的挑战是中美在香港的角力,我们也很困惑,要不要再投。”陈冠华说。但在他看来,这也是一个机会,因为他关注的芯片、硬件、软件,研发和创意很多都在华人手上,“我有三分之一的同学都在硅谷工作,我觉得要把这些人才引进大湾区,创建国际金融科技中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右侧通用300*250广告位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
右侧通用300*250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