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中国环保网 > 酒城十贤评选 | 尹吉甫——霜操琴台今何在?(上)

酒城十贤评选 | 尹吉甫——霜操琴台今何在?(上)

时间:2019-12-12 17:40  来源:中国环保网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右侧通用580*90广告位

原标题:酒城十贤评选 | 尹吉甫——霜操琴台今何在?(上)

编者按:

“琴台霜操”为泸州古八景之一。史载:“城北二里,山石生成,周围七尺峙立山腰,曰,抚琴台。”这记载的是周朝太师尹吉甫听信其妾谗言,“放伯奇于野”,致使伯奇含冤投江。

伯奇在石上悲而抚琴作《履霜操》,恸诉奇冤,山水为之动容。此石即为“抚琴台”。今天我们推出《霜操琴台今何在?(上)》一文,对其寻幽探密,以飨读者,亦请方家指正。

伯奇公曾著有古孝悌之歌的千古名曲《履霜操》,此曲乃天下闻名!

然沧海横流,世事沧桑,穿越2800多年时空之旅的“霜操琴台”如今可否留存?其保存又是否完好?多年以来,无数方志史家、学者和山野学杂之人纷纷研究探秘,觅其神秘踪影以求目睹真容。

那么,“霜操琴台”究竟为何物矣?是高大奇石、砚台乎?珍贵檀木、或木屐、楼阁乎?亦或是其它特殊之物?

而说到《履霜操》作者伯奇者,乃西周太师尹吉甫长子也。

展开全文

尹吉甫简介

西周太师尹吉甫(公元前852—前775年,西周尹国国君,字吉父,一作吉甫,兮氏,名甲,金文作兮甲、兮伯吉父。又名尹,称尹吉甫。乃四川泸州江阳(今泸州市龙马潭区石洞镇)人,尹是官名。他是《诗经》的主要采集者,当时的军事家、诗人、哲学家,被后世尊称为“中华诗祖”。

据说,尹吉甫曾作《诗经·大雅·烝民》《大雅·江汉》等大量诗歌。他辅助周宣王中兴周朝,奉周宣王(公元前827—前782年)之命,与南仲六月出征猃狁并获大胜,反击到太原(今山西太原西南及平遥)附近。

宣王迎接,赐以美酒,设宴庆功,并为他制作青铜器《兮甲盤》,其中铭文133字,内容除表彰尹吉甫的功劳外,重要的是赋予他各种职权。此盤象征国家军政大权,将司马、司徒、司空(三司)之权集于一人

可以说,在西周王朝存亡之际,尹吉甫以他卓越的军事才能挽狂澜于既倒,重振了他的祖先——随周武王伐纣的泸州将帅尹佚(后封为卿士)的雄风。

就连和尹吉甫同时代的诗人李孙,也在《六月》诗中称赞他:“文武吉甫,万邦为宪。”后来,尹吉甫又奉命发兵南征,对南淮夷征取贡物,深受周王室的倚重。他辅助过三代帝王,后周幽王听信谗言,诛杀了他。但这是后话,此处暂且不表。

我们先说这《履霜操》和霜操琴台。

伯奇名瑄,字伯奇。他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兄弟,也就是尹吉甫次子伯封,字伯邽。伯邽是后母苗氏所生。苗氏,姓苗名蓉,想立其亲生子伯邽为嫡,于是就想办法陷害伯奇,谎对吉甫公说在正室马夫人去世后,伯奇与她日久相处而对她起了淫心。

吉甫公因常年忙于朝政和对外征战军机大事,日理万机,回家后对此事未加详察考据而信以为真,于是把伯奇逐出了家门。

据东汉蔡邕的《琴操》卷上,对此“掇蜂遭谗”一典作有明载:“尹伯奇母死,其父更娶后妻,生伯邽”“乃谮伯奇于吉甫曰:‘见妾有美色,然有欲心。’吉甫曰:‘伯奇为人慈仁,岂有此也?’后妻曰:‘试置妾空居中,君登楼而察之。’后妻知伯奇仁孝,乃取毒蜂缀衣领,伯奇前持之。于是吉甫大怒,放伯奇于野。”

伯奇离开家到了野外,在古江阳(今泸州市)石洞、齐家、小市等地“编水荷以为衣,采楟花以为食”。

他清晨踩着寒霜,悲叹自己无罪而被逐,四处流浪,每每在小市三华山下的长江边(今龙马潭区转角店及半边街沿线一带)目睹江水滔滔,愤而忧伤,在一巨石上抚琴以鸣心中冤屈,谱成一曲千古名曲《履霜操》。

随后,自投江中。衣苔带藻,忽梦见水仙,赐其美药,思惟养亲,扬声悲歌,船人闻而学之。其诗云:

朝履霜兮采晨寒,考不明其心兮信谗言。

孤恩别离兮摧肺肝,何辜皇天兮遭斯愆。

痛殁不同兮恩有偏,谁能流顾兮知我冤。

该琴曲抒发和寄托的,是一个虔诚孝子对父母永不变易的崇敬、爱戴,以及对自己骨肉兄弟的深情厚意。纵使自己受到了天大的冤屈,此情此心此志,也依然如故。

根据《辞源》所说:“伯奇因后母进谗言而被逐,自伤无罪,清晨在霜地上徘徊,鼓琴作曲,因名《履霜操》①”在新、旧版《辞海》中,也都有吉甫之子伯奇作《履霜操》的记载。

此《履霜操》琴曲,经广泛弹奏、流传,特别是经过汉代才女蔡邕和唐代大文豪韩愈的弹奏、赞誉及推广后,成为我国古代著名的乐府琴曲典范。

在《全唐诗·卷23—14》中,收录唐代韩愈著名的《赞<履霜操>》,全诗曰:

父兮儿寒,母兮儿饥。儿罪当笞,逐儿何为。

儿在中野,以宿以处。四无人声,谁与儿语。

儿寒何衣,儿饥何食。儿行于野,履霜以足。

母生众儿,有母怜之。独无母怜,儿宁不悲。

该诗前面有一段小引,也就相当于今日现代诗的题记。上面写道:“尹吉甫子伯奇无罪,因后母屡进谗言而被逐,自伤作《履霜操》。”同时,小引中还附录其诗。

或者读者诸君会问到,既然伯奇系尹家长子,何以又受后母之辱?

原来,伯奇之母马夫人虽系尹吉甫原配,但二人属于双方自愿结合,非经父母准许。这在当时西周严酷的“礼教制度”之下,其身份、地位自然很难得到家庭和社会认可,妻虽是首任,子虽是长子,却成了庶妻、庶子。后妻苗氏则是经父母操持所娶,虽“后”却“正”,所生之子伯邽,虽年幼却系“嫡”出。

故而,伯奇在家中的地位远远不及其弟,尤其是在其母马夫人去世后,更是遭受欺辱和冤屈。而被后母屡施谗言,以致被放野。他号泣悲伤,作《履霜操》,日日在纯阳洞外的长江边巨石上抚琴歌之。

但是,歪曲事实和施谗逼迫伯奇之事,始终纸包不住火。

后来周宣王出游,听到伯奇弹琴作歌,不由叹曰:“此孝子之辞也。”《履霜操》的咏奏,伯奇的孝悌纯诚,感天动地,当然随宣王出游的吉甫公听罢亦顿有所悟,明白了真相,于是杀死了他的继室。

伯奇之冤屈得以昭雪,但伯奇斯人远去,《履霜操》成为名曲。而伯奇抚琴之地,即为抚琴台。

后来,吉甫公每每在长江之上,闻得舟楫船人吟唱《履霜操》之声,疑似其子伯奇,遂援琴而作《子安之操》以追悔和纪念之。

《舆地纪胜·卷五·人物·尹吉甫》对此曾做记载,扬雄《琴清英》、《水经注》三十三(江水一)、《御览》五百七十八等典籍,对此亦有所载。

①见《辞源》第二册P915。

郭怀玉、舒承宗、温筱泉,作为“酒城三圣”,可谓家喻户晓。长江畔国窖广场也有“三圣”塑像,供后代景仰。

评选“酒城十贤”,他们都是谁呢?

他们有什么传奇事迹?

他们都为泸州酒文化甚至中国酒文化

做出了什么贡献?

接下来将陆续推出,敬请关注

来源:泸州老窖企业文化中心

责编 王利权 编辑 罗青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