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中国环保网 > 继承与接班

继承与接班

时间:2019-12-15 03:44  来源:中国环保网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右侧通用580*90广告位

原标题:继承与接班

怎么培养继承人?为什么确立继承人那么重要?应该让潜在的继承者之间展开充分竞争吗?老王到底该什么时候选择退位?不同人有不同的解读。但对于一个家族而言,古今中外,继承都是头等大事,既关系到家族企业的长治久安,也可能是兄弟反目的最主要原因。

美国历史上就有不少商业大亨和政治家族。大亨家族能够说上名字的不少,比如说洛克菲勒。政治家族则更多,甚至有人戏言,在并没有王族贵族的美国,政治家族繁衍异常地兴盛,很对老百姓的胃口。出过总统的政治家族,远的有肯尼迪,父子兄弟两代人,创建了煊赫的世家,甚至第三代、第四代,只要名姓里有个肯尼迪,就会被人青眼有加;近者莫过于布什家族,祖孙三代,从参议员到父子两代总统,这是美国历史上只有开国初期的亚当斯才有过的家族传承,第四代也仍然惹眼。

但是谁也比不上特朗普家族那么暴发户却又吸引那么多人的眼球。特朗普的三个成年子女,在特朗普成名之后也开始了继承人之争。大儿子“唐”(小唐纳德)出生的时候,特朗普听说妻子想要用自己的名字给老大起名曾经很反对。理由很简单:万一不像我呢,怎么办?唐12岁那年特朗普婚变,搬出特朗普大楼,唐成为维护妈妈权益的小大人,将近一年都不和特朗普罗嗦。八岁的女儿伊万卡却惶惶然,是不是以后我们就不再叫特朗普啦?特朗普的名头,意味着锦衣玉食、纽约大楼的阁楼套房、出入豪车接送、仆人厨子一大堆……

从HBO的热门剧《继承之战》(Succession)中能看到类似大亨家族的身影。如果唐顿庄园描述的是奢华的贵族庄园生活,《继承之战》的主角则是沿着纽约天际线向上发展的媒体大亨的罗伊家族——阁楼套房、直升机代步前往郊区的庄园派对、说一不二的大家长。

《继承之战》第二季里最精彩的一幕莫过于两大媒体家族的“相亲”,职业经理人从中穿线,老牌严肃媒体皮尔斯集团的女掌门南·皮尔斯(可以想象隐射的是《华盛顿邮报》最后的女家长凯瑟琳·葛兰姆)和暴发户娱乐媒体大亨罗根·罗伊(脑补一下执掌新闻集团的默多克)在纽约郊外的庄园里上演对手戏,两大家族的亲朋好友捉对博弈。罗伊家族正面临门外野蛮人窥视的生存危机,罗根希望用收购皮尔斯集团的方式迅速做大自己的盘子,让门外要并购自己的野蛮人知难而退。但要做到这一点,不仅需要说服南,还得让皮尔斯集团有发言权的一大帮亲戚都至少不对并购案投反对票。“相亲”的主要目的是南需要考察一下罗伊家族到底是不是可以付托的,尤其是罗伊家族的年青一代,主线是构建信任,因为皮尔斯家族对暴发户的媒体大亨骨子里还是鄙视的。一方面是清高对媚俗的嘀咕:虽说都是做新闻的,一个强调是如何行使监督职责,一个则是时刻追求收视率,两家能走到一起去么?另一方面也是南对罗伊家族的内乱不无担忧,毕竟,所谓托付得人,首先得让能跟得上时代变化的年轻新锐接班,而不是被半截快要入棺材的老朽把持。“相亲”大戏里,罗根给子女的要求就是要彰显学识,赢得“旧贵族”的好感,同时懂得藏拙,尤其是把自己花花公子的脾性掩藏起来。

展开全文

相亲会倒也没有掀起多大的风浪,毕竟娱乐加严肃新闻可以是很好的互补,再清高的家族对送上门来的钱也不会过不去。这个年代,毕竟做严肃新闻烧钱也的确越来越烧不起了。聚会最终迸发的冲突还是被“继承”问题引爆。南希望罗根公开宣布自己的继承人,认为他的女儿希芙是最好的人选,毕竟她对家族事务“置身事外”的超脱没有累赘,而从事公关的履历相对“政治正确”,与严肃新闻所标榜的价值观符合,适合作为合并后的大媒体集团的代言人。只是刚刚经历过“逼宫”大戏的罗根,虽然私下里已经像希芙交底——你就是我的接班人,却很不愿意在外人逼迫下白纸黑字地宣布交出权力的时间表。戏剧因此有了张力和继续拍下去的理由,可是又何尝不是人性的本质:权力是春药,尤其是那些嗜权如命的人。《继承之战》的第一季里交代了家族企业交班的困境。老骥伏枥,能干的大家长罗根总没有退休的意思,对媒体帝国的发展说一不二,虽然放手让二儿子肯德尔参与日常管理,但是在大方向上却固执己见,隐然之间,一代和二代之间的分歧日益深远,只是因为老头还没有退休,分歧没有暴露于外。

直到有一天,罗根突然中风,坎德尔终于有机会挑大梁,而罗根身边一起打江山的老班底也顺势围绕在新主人身边。继承,在这种特别情势的推动下,反而有点要水到渠成了。可惜,罗根的生命力很强劲,从中风中恢复过来关心的第一件事仍然是生意。生意,对于创业者而言,哪怕到了风烛残年,仍然是命根子。回到公司,发现大位俨然就要易主,少主得位,老王沧桑,这断然不是罗根所能容忍的。一场家族政变,儿子废黜,老王重新掌权。

第二季里坎德尔失宠后,家族里除了不问世事醉心于自己的“总统选举”的老大之外,女儿希芙和小儿子罗蒙都加入了上位的竞争。希芙原本对家族事务置身事外,专心经营自己的政治公关事业,但也不会忘记把对自己言听计从的乖驸马安插在媒体集团中。交班竞争的白热化,是不是应该就是继承的点睛之处?

现实中,《继承之战》多少影射了的默多克的新闻集团也经历了多次继承人的变局,交班态势逐渐集中在两个成年的儿子身上。可是去年当默多克决定向迪斯尼出售二十一世纪福克斯大部分资产之后,大儿子拉克伦仍然继续执掌剥离后剩下的福克斯新闻台和体育台,而曾经是二十一世纪福克斯CEO的小儿子詹姆斯虽然拿到了20亿美元的分手费,却丢了工作。詹姆斯在默多克家族内可是被称为“聪明的那个”,失去了公司内部的职位是不是意味着也在默多克的继承之战中出局,哪怕是暂时的?

相比之下,特朗普家族的伊万卡有她的优势,女孩子更容易讨爸爸的喜欢。即使在寄宿学校,她每天都要朝特朗普大厦打电话。据说,她最值得炫耀的资本就是,不管在干嘛,特朗普总是会接她的电话。2000年之后,特朗普在媒体事业中开启了第二春,真人秀《学徒》如火如荼,“你被炒了!”成了全美皆知的老板口头禅,而伴随川普身边的伊万卡,也俨然特朗普最信任的继承人。

特朗普的乘龙快婿贾瑞德·库什纳也是可圈可点的人物。库什纳是犹太人家族,贾瑞德的父亲充满抱负,目标就是要让库什纳家族成为美国犹太人的肯尼迪家族(肯尼迪是爱尔兰裔)。不过贾瑞德的格局到底有多大,从特朗普当选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可见一斑。作为特朗普执政筹备工作的负责人之一,贾瑞德在胜选之后所做出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把新泽西州前州长克里斯蒂挤出了川普的核心圈子,让克里斯蒂论功行赏谋求政府高位的美梦破灭。原因很直接,贾瑞德的老爸早年因为深陷给姐夫栽赃嫖妓的家族丑闻,蹲过一段大牢,也算是历尽人生沉浮,而当年起诉他的就是曾担任州检察长的克里斯蒂。贾瑞德把克里斯蒂从特朗普核心圈子里扫地出门,也算是报了当年家族的一箭之仇。

伊万卡和贾瑞德的黄金组合,成为特朗普圈子里的大红人。特朗普也打破多年政治规矩,举贤不避亲,任命贾瑞德为自己的高级顾问,并放手让他处理中东外交事务这样棘手的难题,并在他一手推动下把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到了耶路撒冷。伊万卡则成为父亲身边的助理,跟随川普出访各国,借机会结交政要。一张伊万卡在G20大阪峰会上的照片——年轻貌美飘过,引来一片侧目——在社交媒体上流传,让人质疑如此的花架子,真的能像川普私下里所说,自己的女儿最有可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最大的裂痕是伊万卡贾瑞德夫妇是想要挤入纽约上流社会的,他们是天然的美国发达大都市价值观的拥趸。夫妇俩在特朗普执政早期多次试图影响特朗普的政策,但是在阻止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时遭遇了最大的挫折。纽约上流社会的价值观,终于与特朗普在美国内陆基本盘的利益(石油、煤炭、蓝领工人)发生了直面冲突,也让曾经被特朗普认为上不了台面的大儿子唐有崭露头角的机会。

唐在帮助特朗普的选战中,找到了自己的方向。他爱好打猎,很容易与美国内陆的选民打成一片,被他们认为是自己人。在兄妹之间的竞争中,他刻意效仿自己老爸,甚至一颦一笑,如何面对媒体,如何夸口,如何说笑话,如何诋毁对手,都深得老爸的三昧。竞选期间,在伊万卡贾瑞德围在特朗普身边团团转的时候,被冷落的唐选择在各州帮助老爸经营选战集会,倒也练就了一番“搅动人心”的能量。到了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的时候,唐成了共和党圈子里仅次于特朗普的二号热门人物,邀请他助选的人排起了长龙。有一次特朗普质疑唐最近太过频繁使用公司的私人飞机,就有一位共和党的参议员出来打圆场:唐那是为选战在忙。特朗普听了之后“龙心大悦”,第一次说出“我相信他”这样的话来。这种反转,很有一点小布什总统在和弟弟杰布竞争中反超的味道。

继承与接班,在特朗普家族里因为特朗普意外当选美国总统而被赋予了双重意义。开票前,特朗普和特朗普家的孩子想的从来不是胜选后如何执政,而是如何利用大选带来的声势开辟新的商业赛道。特朗普计划投资可能媲美福克斯的特朗普TV;负责日常业务的唐和弟弟艾瑞克想创建一个中端连锁酒店品牌,吸引大选中投他老爸票的蓝领阶层;伊万卡则希望用自己新获的名声进一步推广自己的服装品牌。

特朗普当选,家族的生意暂时被放在次要的位置,伊万卡和唐所关注的是,至少在暂时的时势造英雄中,谁能承接老爸的衣钵,在美国善待“政治家族”的舞台上一试身手。当然只要赢得特朗普的青睐,无论是从政还是经商,都有接班家族企业来兜底。

不过无论如何,这样政商通吃的家族,在美国历史上还是罕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