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中国环保网 > 邢台沙河老城的马市

邢台沙河老城的马市

时间:2019-12-15 03:41  来源:中国环保网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右侧通用580*90广告位

原标题:邢台沙河老城的马市

《邢台老沙河城人文历史与风物》系列

邢台老沙河城的马市

胡顺安

马市,顾名思义就是马匹交易市场。

邢台老沙河城的马市,史料记载称,清末民初,位于沙河城内南街南端十字街口,花市街的西南角,当时那里是远离居民区的一大片荒凉沙滩。每逢沙河城有庙会集市,马贩子们就汇聚在这里进行马匹交易,日渐形成了马市。

两位耄耋老人描述,随着城内民宅的扩建,1945年,沙河城解放以后,马市曾一度移至北关城门附近。上世纪六十年代,同样是因为农村发展和民宅的扩建,以及城关公社农机站的修建,马市自然需要迁移。

于是,沙河城的马市再次迁移,挪到了沙河城西村口,紧邻城墙根下南北方向的石子马路(就是现在107国道的前身)旁边。

我记事时候起,村口南边,马路东是沙河县汽车站,里边停放一两辆老旧的客运车。路西有一个简易的马车店。马市就在汽车站和马车店的南边,马路两侧,主要在路西边的树林里,一大片范围不定的区域都是自然形成的骡马市场。

沙河城的马市,名义上叫马市,其实,每逢集市,马市上不仅仅有马匹,还有驴骡牛,甚至猪羊,而且驴骡牛比马匹更多。马市只是沿用旧词,方便称呼罢了。

那个年代,生产力落后,农业耕作和生活运输等主要是依靠骡马驴牛,这些牲口自然成为了农村日常耕作与运输不可或缺的主力军。

也正因为这样,农村的骡马牛驴比较普遍。由于农业耕作,重载车运输等比较繁重,人力难支,都需要力气大的牲口去承担,而牛是牲口群体中公认力气最大的。所以,当时牛比较常见,数量最多。尤其是农耕时节,“耕牛遍地走”。其次再是骡马驴子等。

我小时候经常在城西的马路边沿途拾粪,在树林里扫树叶,对这个马市有一定的了解。

旭日升到一竹杆儿高,马市四周的树干基本上拴满了牲口,骡马牛驴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一眼望不尽。这一片区域拴着骡马,那一片范围是牛驴,远一些的地方散放着羊群,绵羊,山羊,黑色的,白色的,还有黑白相间颜色的。还有个别地方零零星星地拴着几头猪。每次庙会的马市,都是牛驴的数量相对多一些,特别是牛的数量最大,其次是驴子和骡子,而马匹的数量并不多。这里与其说是马市,还不如叫做牛市,甚至杂市更恰当。

展开全文

马路旁,树林里,耕牛嗷叫,骡马嘶鸣,羊群里也时而传来咩咩之声,好像是婴儿乞奶的诉泣。

马市开张了。

马市虽然开张,听不见牲口贩子的叫卖声。只有少数几个中老年人到处转悠。他们的装束打扮比较特别,头上绑着一匝白毛巾,腰间束着一条陈旧的粗布腰带,腰后边别着一根行鞭,手里拿着长长的旱烟杆。这些人是掮客,民间俗称经理人或经纪,就是牲口交易的中间介绍人。

马市交易有一个潜规则,牲口贩子和买主通常不直接发生交易,全凭经纪在其中来回联络和推动,而且在市场从不出声谈价钱,都是暗中私下打手语。

从事牲口交易的经纪都是社会上的能人,在当地有一定的威望,懂行情,口才好,熟人多,八面玲珑,有利于促成交易,还能维护马市的秩序。

牲口贩子来自各地,远近都有。附近的,还好说,基本上熟悉。外地来的贩子,人生地陌,不知行情,到马市混,就全凭经纪从中周旋和促成买卖。

当然,经纪不是义务的,每一笔交易促成后会按照比例抽取一定的手续费。

这些经纪也早早就赶到了马市。他们嘴里叼着旱烟袋,脸上微笑着,不停地和前来牲口贩子打着招呼。

经纪从不会闲着。他们在马市来回随便转悠,看看这个马,摸摸那个驴,再端详另外一头牛的成色。一会儿在这里和贩子闲聊,一会儿出现在那里与买主沟通。他们在了解行情,但全部都采用行业中的通用手语和哑语,外行人一般看不到,也听不懂。

多年从事这一行当的经纪都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对骡马牛驴的年龄大小、犁功优劣、性情温暴、吃口好坏,有一套丰富的“相面”“揣骨”经验和精确的识别判断力。

时至中午,马市喧闹起来,万头攒动,人来人往。不过,大伙一眼就能分辨出人群中谁是经纪人。

有的经纪人手里执着一根醒目的行鞭,这种行鞭和赶车把式们手中的鞭子有所不同,不仅粗大结实,还在鞭梢处系有一团醒目的红缨子,这是一种资深行家的标志。

也有一些名气大、资格老、人缘好、威望高的经纪人,手中的鞭子上并没有系红缨子,甚至连行鞭也懒得拿,只要他们一出现,便有众多买主卖主上前邀请。

而那些刚刚入行、初出茅庐的经纪人,则把系有红缨子的行鞭看得很重,高高举过头顶,在人群中使劲挥舞晃动,一是引起注意,二则借以掩饰经验不足。

听牲口贩子们评论,经纪都是人精,精得头发梢都是空的,且个个都是好口才,见啥人说啥话,死的也能给你说活了。

譬如,一些经验老到的经纪,往往一早就站在马市的入口处,满脸堆着笑,和牲口的卖主买主打着招呼,混个脸熟,方便一会儿开展工作。

看见有人牵着牲口走过来,他话匣子就打开了。那些经验丰富的经纪人往往只需在马市上来回溜一遭,看一圈,基本上心里就有数了。

经纪人给骡马牛驴“相面”都有绝活儿,议价只用手语。

对于大多数农民来说,想买一头价格公道、体质健康、干活得力的称心如意的牲口,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经纪的眼力。

如果哪头牲口被经纪相上了,他总是要掰开牲口的嘴看看牙齿的状况,俗称“看牙口”(也即齿龄。骡马牛驴都是每一年长一颗牙齿,故一般以齿数称年龄)。

“五岁生六牙,六岁生边牙,七摇八不动,九岁如钉钉,十岁裂开缝,十二岁牙提升”。

让牲口张开嘴,一般人有困难,但经纪很容易。他只需伸出一只手去抚摸牲口的嘴,随着五指在牲口嘴上轻柔缓慢地抚摸和移动,牲口便非常听话,顺从地张开了嘴。三五秒钟过后,张开的嘴便合上了。这短短的三五秒成为经纪人极其宝贵的看相机会。有经验的经纪人心里清楚,牲口是不会轻易再上当张第二次嘴的。

那些活跃在马市上的经纪人,其高超的相面技艺令人叹为观止,只需往牲口的嘴里看上一眼,有几颗牙齿,多大年龄,胃口好坏,勤劳程度,便一目了然,心知肚明。

牲口交易不同于其他物资交易,交易中的讨价还价不能直接说出来,而是有固定的行话和手语,通过经纪人的暗中摸码交换意见。

他们夏天在草帽下面摸,冬季在衣襟下面摸。

议价时,经纪人把自己的手伸进对方的草帽、袖筒或衣襟下,你来我往地暗自比划,你摸摸我的指头,我摸摸你的指头,反复进行讨价还价,俗称“比码子”,我老家方言叫“拉拉手”。

如果用嘴搞价儿,透明度太高,不仅买卖双方听得一清二楚,就连围观的众人也能听见。如若卖方给出的价格买方不能接受,而此时却有一个旁观者欣然接受,那就等于打了经纪的脸,这场交易也就泡汤了。

还有一种说法,农民们认为牲口也是有灵性的,怕它们听到主人将其作为商品交易心里不舒坦。

马市里面牲口交易的程序比较复杂,售后服务也很重要。

经纪人在一桩交易中要对买卖双方负责,这是行规,也是诚信。

通常情况下,牲口交易的步骤是,买家看好牲口后,把价格告诉经纪,让经纪心中有数。经纪需要反复做双方工作。经过多次拉拉手、多次沟通交流、多次讨价还价,经纪把卖家和买家的心理价位进行汇聚,并商讨对策以拉近买卖双方的价格距离。

成交后,由经纪人明码唱出牲口的正价,买方应拿钱多少,卖方应得钱多少。双方认可接受,不再有任何争执后,买方将钱款交由经纪人手中点验,由经纪再转给卖方,才算交易完成。

当然,林子大了,啥鸟也有。有时候也会遇到一些故意把价格说得离谱的卖主,经纪人佯装生气:“瞅瞅你那牛的牙口,哄得了别人,还能唬得了我,敢狮子大张口要这个数?你信不信,这个价我能买两头!”“你敢在这儿蒙骗,今后就自砸饭碗了。”卖主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不敢得罪经纪,赶忙上前递烟讨好:“好说好说,咱再商量,值几个钱,你说了算!”

经纪人点上长长的旱烟袋,乐滋滋地吸上两口,转身又找到买主,手伸到衣襟下比划着说:“那头牛的毛色跟刚织好的缎子被面一样,没出过大力,少了这个数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牵不回家。”

买主嘿嘿一笑说:“不是啥大事,好说好商量”,说话间把手插进经纪的衣襟里给出一个新价钱。

成交之后,付款方式通常有几种:一是现钱现货,二是分期付款,三是以货易货。

也有个别任性执拗的买主,不愿现场付钱,非要把牲口牵回家喂养几天,确认牲口没问题,才肯把钱付给经纪;如果三天内发现牲口有问题,经纪负责把牲口退给卖主。

一位张姓经纪人告诉我,买主买到了称心如意的牲口,不等于就万事大吉了。牵回家后,还要留心观察几天牲口的状况。

鉴别一头牲口的健康与否,行家总结出一句经典语“不吃不喝三顿草”。意思是说,刚到新主人家,一顿不吃草,可能是认生;两顿不吃草,或许是劳累;三顿再不吃草,那就有毛病了。遇到三顿不吃草不喝水的牲口,买主就会牵着去找经纪。如果卖主是附近的熟人,就直接去找他,都是三里五乡的,见面说明缘由。按照当初约定,牲口留下,原价钱如数拿走。

马市上还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卖梨不卖筐,卖马不卖缰”,就是卖牲口不卖缰绳。缰绳需要买主自备。不管是皮绳,麻绳,还是草绳,牲口卖掉了,卖主都会把缰绳解下来留着,算是主人对牲口的一缕怀念吧。毕竟和自养的骡马牛驴朝夕相处了很多年头,哪能一点儿感情都没有呢?

我小时候拾粪,经常在马市周边转悠和观察,从中学到很多马市交易的常识。

依稀记得,马市上牲口很多,而且人来人往。行走其间,还得小心翼翼,担心一些牲口踢咬伤人。所以,有的牲口嘴上被戴上嚼子或在脸部戴上面罩。冬季的马市,气味还好一点。春夏秋三季,骚味弥漫,非常呛人。

马市附近还常有给骡马钉脚掌的,就是在骡马的四只蹄子底面铆钉一层薄薄的铁质蹄型脚垫,减轻蹄子的磨损,就好像是给牲口的脚穿上了鞋子。师傅们用绳子紧紧拴住牲口的头部,再把牲口固定在专用的架子上,拿出刀子剔除牲口脚底的脏污,露出新面,然后抹一些类似消毒的清洁用品。选好合适的蹄垫儿,两三个师傅就开始忙碌操作了。

在以牲口为主力军的农业时代,马市得以存在,而且在上世纪的七、八十年代得到快速发展,八十年代达到高峰期。

1980年代中晚期,沙河城西的大片树林被砍伐卖掉,再加上九十年代伴随拖拉机等农业机械的推广普及,骡马牛驴在农耕中的优势消失,逐渐退出农耕主力军的行列,尤其在东部平原地区。

沙河城的马市由此衰落,直至颓废,一度变成了猪羊市场。如今也只有记忆中残留的一丝印象了。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