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中国环保网 > 海南黄花梨—— 散文

海南黄花梨—— 散文

时间:2019-12-08 14:35  来源:中国环保网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右侧通用580*90广告位

原标题:海南黄花梨—— 散文

1、我接触黄花梨,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某日,朋友打来电话,新开个海南黄花梨收藏馆。请我帮个忙,拍一些照片,既可做画册,又可在网上销售。我背起摄影包,拿着三脚架就去了。

收藏馆,在一栋临街铺面的一楼,其实就是产品的展示厅,约有一百多平米;装修古朴古香,配上灯光照明,显得优雅穆静。

朋友介绍道,海南黄花梨,树名降香黄檀,拉丁名Dalbergiaodorifera。它材质油润通透,光滑如玉,典雅细腻;丰富的花纹变幻莫测,有极高的观赏性和收藏价值。

以前,这黄花梨和海南的沉香、坡垒、母生等树木一样,那家缺个凳子橱子什么的,就上山砍棵树,自己掏弄了起来。农民缺块牛拖车料,就上山砍。树梢枝末当材火,烧起冒油又飘香。

前几年,有家具店老板发现黄花梨以众不同的材质,就开始到乡下大肆收购。于是,物以稀为贵,黄花梨的价格经过一番曝炒,一时洛阳纸贵。

讲话间,我见玻璃柜和橱窗里,展示着朋友从乡下农民手中收购来的古床,古桌椅;有自己按木头形状,因材而雕琢的作品。或人物、或动物、或花草,栩栩如生,琳琅满目。最惊叹的是,在一根两米高的树根上,雕有一百零八名罗汉。人物形象逼真,动态各异。或舞刀、或比剑;或相搏、或静坐。配上高山丛林、凉亭楼阁、小桥流水,宛如一幅立体的山水画。(十年后,时价可达一千多万;有某地大佬愿出价两千多万,不售。)

拍摄过程中,他还特意驾车把部份木雕拉到三亚湾的沙滩上,以大海蓝天椰树为背景,此景此物,件件都是艺术品啊!拍完,朋友送了我一条海南黄花梨手串作为纪念。从此,我对黄花梨有了认识,并着迷。

2、浙江老乡有一家店开在步行街,经营珠宝沉香花梨木奇石等物品。有一段时间,我每天下班,都到他店里串门。看见一两件合适的小雕件,就心痒痒,购之。爱不释手,欣欣然如同得到宝贝一般。

那天晚上在他店里看到一条黄花梨手串,花纹质地十分漂亮,价格有些贵。考虑再三,还是咬咬牙买了下来。老乡说:这条手串是野生正宗海南黄花梨,一根木头做的,起码有五六十年以上的树龄。它的图案呈x形,十分难得。他教我用手盘,示意手上的温度和润气会被珠子所吸收,时间一久,容易包浆,那就是极品了。我按照他的话,每星期手盘七天。那是看电脑看书走路,一闲下来就珠不离手。其着迷程度,不亚于当年玩摄影的那般热情。

初盘时,带一只棉质白手套。在盘转的过程中,时不时用鼻子凑近珠子,但闻一阵陈檀香扑面,淳厚,幽远,沁人心脾。然后,放在抽屉里存放七天,让其休养。以此往复,坚持三个月。三个月后,珠子果然包浆,如同在木珠子外层涂上一层保护膜,有点像玻璃的光泽,在灯光或阳光下,闪烁着一丝丝七彩变幻的光影,叹为观止。始料未及,这般的盘珠子,把右手臂时常酸麻的症状给缓解和消除了。

一天看《三亚日报》,农林局发个告示,三亚市民可凭身份证到苗圃免费领取十棵黄花梨沉香坡垒等海南名贵树苗。

我的灯饰商行门口绿化带种着许多花草果树。我曾经跟朋友特意去果农那儿购来了几棵四季龙眼、芒果、石榴。龙眼才种一年,就开花结果(买来时已经是成年树种)。石榴挂满枝头,只是芒果苗小,看着茁壮成长。

展开全文

我驱车十几公里,到效外苗圃取得黄花梨树苗,种下一棵。其余的送给朋友寄回老家种植。就这样,我天天看着它长大,隔三差五施肥洒水一样不少。其实,谁都知道,十五年以上,黄花梨树心才成“格”,其“格”也仅拇指粗。只有三十年以上,才实用。我栽这棵树,并非奢望三十年后成才砍掉做饰品,而是看着它成长。那片片翠绿的叶子,在光照下的影子;摸一摸树杆,总觉得十分亲切温馨。

爱屋及乌,我因喜欢黄花梨,竞然做起了红木家具,跑遍全国红木家具市场。如浙江东阳,福建莆田,广东大涌,云南瑞丽及广西凭祥。还几次跑去越南,对黄花梨有了更深刻地了解和认识。后来,因故搬了店,几个月后再去看,绿化带已不见,填上水泥,当停车场。那棵黄花梨和那几棵四季龙眼芒果树石榴树也不见踪影了。留下许多遗憾。

3、海口东西湖,是海南黄花梨的集散地,是必须要去看的。几十个地摊、铺面,从地上到柜台,摆满了黄花梨的散件和雕品。黄花梨的价格,按公斤计算。上乘料,七八千元;一般料,三四千元,堪比黄金贵。被众人誉为木头中的钻石。

看那满地的树根树枝,不禁悲从心来。

原本这些树木,生长在深山老林,沐浴着日月的光华,可长成参天大树;因名曰黄花梨,材质天成,却惨遭夭折厄运。物以稀为贵,可悲的黄花梨!

偶尔听说,哪个村农户,用黄花梨做的古桌椅被偷被抢,哪棵老树一夜之间被砍被伐,某一带山岭被人挖得坑坑洼洼。为获得一木逐利,不择手段。黄花梨就像一道魔咒,迷惑了一些人的心窍,作恶行盗,致社会公德法律于不顾。

4、有一次去越南,路过东兴口岸,见许多商铺经营越南黄花梨。店主毫无掩饰地说,内地许多客商,都到这里拿货,冒充海南黄花梨,牟取暴利。

他说,海南黄花梨的确是木头中的极品,从明清皇宫里使用的红木家具,便可略见一斑。越南北部山区的经纬度,海拔地理气候条件与海南几乎相似,材料有时根本分辨不出来。何况一木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世上没有同样的两棵树,也没有两块同样的木头。海南黄花梨特有的鬼形图案,清晰纹理,木质郁香,越南黄花梨往往也不逊色。

可想而知,海南哪有那么多的黄花梨?就像海南哪有那么多的海鲜?许多东西,都是从广西越南或别的地方运输过去的。只是知道的人少而已。仔细一想,也的确如此。某大型家具店,就以经营海南黄花梨为主,那家具那摆件,动辄几十万一件,几百万一套。让人咋舌,望而却步。

到了越南河内,只见市中心有一大湖,湖的四周尽是又高又大的黄花梨树木。胸径均在五六十公分不等。度其树龄,约有上百年历史。导游介绍,越南法律规定,不论谁砍伐5米以上的树木,必须征得林业部门的严格审批,或者判刑坐牢。

东南亚国家,保护一方森林完好,有目共睹。近几年,中国市场对红木家具的需求扩大。小叶紫檀、红酸枝、大果紫檀、鸡翅木、非洲花梨等家具都出现供不应求,价格水涨船高。当地政府,相继出台保护措施,让这些名贵树木得以生存下来。

可喜的事,现今的海南大广坝地区,满山遍野尽是黄花梨;有些乡村,也在村前屋后栽种。30年后,黄花梨尽可以成材。年年播种,让黄花梨这一珍稀树种,不再是神坛里的一块木头,遍入寻常百姓家。

三亚\2019.8.26,

修改\2019.11.30于北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