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中国环保网 > 宣城画派双子星之石涛(下)

宣城画派双子星之石涛(下)

时间:2020-01-18 15:34  来源:中国环保网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右侧通用580*90广告位

原标题:宣城画派双子星之石涛(下)

汪立军

微信版第356期

重修广教寺

清嘉庆《宁国府志》记载,位于敬亭山南麓的广教寺建于唐大中三年(849),是一代名相裴休任宣州刺史时所建。建成后唐代名僧黄檗希运禅师曾在此驻锡讲道⑺。至北宋,宋太宗赐御书百二十卷,僧惟真建阁储藏,元末尽毁。明以后,广教寺屡毁屡建,现仅存的建于北宋绍圣三年(1096)的双塔,为七级方形平面直井式塔心室仿木楼阁式砖塔,保存了唐代佛塔的风范,为全国所独有。

两塔水平直线距离26.9米,有不同程度的偏斜,也可以说是双斜塔,东塔偏西约22厘米,西塔偏北14厘米。东塔残高17.25米、

西塔残高16.83米。双塔没有塔顶,塔身底层三面开门,东塔东面和西塔西面都不开门,2层以上均四面开门。二层内壁上嵌有一块苏轼于元丰四年(1081)二月十七所书《观自在菩萨如意轮陀罗尼经》碑刻,落款为“责授黄州团练副使眉州苏轼书以赠宣城广教院模上人”。这时的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湖北的黄州,也正是此时苏轼的书法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著名的中国行书第三贴《黄州寒食帖》就是写在这个时期,因此这份经文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塔外壁间或用佛像砖砌成,现在东塔第五层仍可以见到4对佛像。塔的飞檐为砖木结构,塔檐有华拱出挑,墙面嵌有宝相花,呈现出佛教特有的庄严气氛。塔底座有白色浮雕,每层有楼板和木梯相连。这种沿用唐代四方形平面的宋塔在中国现存古塔中极为罕见。是此类佛塔中可以登临的最早实例,广教寺也因建有双塔也被俗称为双塔寺。

敬亭山广教寺双塔

由于战乱,广教寺经历过一次火灾,寺院十分衰败,石涛有诗⑻描绘此时广教寺的情形:

双幢垂泠间,黄檗古遗中。

火劫千间厦,烟荒四辟峰。

在旅庵本月的倡议下,石涛和喝涛接受了寺院的重建修复工作。宣城诗人施闰章在《石公“种松图”歌》⑼诗中也写到:

展开全文

梅翁石公皆画松,倔强不与时人同。

石公飞锡腾黄岳,万松诡异罗胸中。

朅来黄檗袈裟地,便拟手擎双塔寺。

茎草拈成丈六身,旧时云鸟来依人。

金鸡舞罢吼龙象,种松欲遍无荒榛。

上人逸兴多如此,黄岳千峰归眼底。

高坐松阴自在吟,役使神猿及童子。

客来笑把《种松图》,看取新松种几株。

俄倾空中声谡谡,青天万树齐浮图,

为问西飞黄檗归来无。

在施闰章看来,石涛的到来改变了寺院的衰落,为广教寺增添了光彩。

宣城诗人、画家梅庚也有一首《题石涛﹤种松图﹥》诗:

黄海松奇天下无,苍松古貌多无比。踏翻两地寻不得,都在石公墨池里。石公出世好颜貌,科头踞石但微笑。拾取青松种作林,手辟荆榛扶广教。此地昔闻黄蘖住,金刹弥山接官路。千间广厦一夕收,剩见双幢矗烟雾。我闻树木须百年,石松掉头不谓然。图成自补虬枝干,万树龙鳞顷刻传。黄蘖一去空祖庭,卓锡何来双树青。金鸡夜叫灵泉涌,坐待松荫满敬亭。⑽

石涛与师兄重建广教寺的经历还可以找到例证。1675年,歙县人江注⑾来到宣城,和施闰章一同在广教寺访问喝涛、石涛,作有《同愚翁访喝涛、石涛两双塔寺》,在诗中他对石涛与师兄发出由衷的赞叹:

残寺复为新,其功已浩浩。

门前一双塔,将为两师表。⑿

对他们将广教寺修葺一新的努力表示敬佩,认为其功德好像广教寺前的双塔一样矗立可表。

因为曾经丢失的《十六阿罗应真图卷》,石涛在广教寺修葺完工之前,秘密完成了长达六年的《百开罗汉图》的创作,此后,他将作品留在了广教寺。后来广教寺将这一百开册页装池,并钤上“敬亭山广教寺永远供奉”的印章,首页题有《苦瓜大和尚百页罗汉图册神品敬亭山广教寺供奉》的题签。图册装池的时间应该是石涛离开宣城之后,因为“苦瓜和尚”是石涛到南京之后的别号。

完成了师父的嘱托,1675年夏,石涛至松江探视旅庵本月。梅清作《因石涛师诣九峰复寄旅庵大师》诗赠本月,由石涛携往。诗为:

渺渺泖湖寺,经年闭竹关。

世缘空自淡,僧腊老能闲。

龛石引猿下,江云带鹤还。

遥知相见处.花雨重追攀。

泾川记游

泾川位于宣城市西部,素有“汉家旧县,江左名邦”、 “山川清淑,秀甲江南”之誉,古志称“当吴越之交会,为歙池之襟喉”。据《后汉书》载,泾县“有泾水,出芜湖,因水立名”。

石涛在宣城多次赴泾川游览、创作,主要时间在1674年秋冬和1676年春秋之际,在此期间他创作了不少有代表性的作品。石涛之所以有长时间泾川的游历,与老乡、县令邓琪棻的到任有关。

清嘉庆《宁国府志》中载:“邓琪棻,字伟男,全州人,康熙十三年(1674)由举人任泾阳令,多善政。”1674年秋,石涛至泾县寓居一山寺,并移栽黄山松种于寺中⒀。 这一年冬天,石涛回到广教寺,创作了一幅自画像作品《自题种松图小像》。

1676年春,石涛再赴泾县,游幕山、赏溪,寓大安寺。嘉庆《宁国府志》载:“泾水,一名徽水,一名藤溪,一名赏溪-----旌德县界为徽水,又北流出泾县界为泾水,亦名藤溪,又北流合舒溪县城西为赏溪,又北流汇为青弋江。”赏溪为青弋江以南泾县境内的一条溪流。赏溪以东为幕山,以北有大安寺。4月,石涛来到久负盛名的桃花潭。

石涛画作

四月的桃花潭草木葱茏,山花盛开。石涛在此写有《潭上渔舟》,款题:“桃花潭上村前路,旧日渔舟灵钓来。”图中一人泛舟潭上,山雨欲来,云烟弥漫,几乎让他找不到靠岸的浅滩。从另一幅《山水册》上有“春夏游桃花潭,舍舟登岸,□□龙门道上诸峰,草木如兽,谁云不以形似之。”可知石涛此行还舍舟登岸,游览了龙门道上诸峰。

1676年秋天,泾县县令邓琪棻来宣城,在施闰章、梅清的陪同下游览了城北敬亭山,意犹未尽之际,邓琪棻提议施闰章、梅清作泾县游。石涛三游泾川,登水西幕山大观亭,诗酒唱和。石涛作《幕府山赏秋图》⒁题有七律一首。

1677年秋,石涛又赴泾川,客居水西书院,据嘉庆《泾县志》记载:“泾旧有水西书院,已圮。琪棻兴废补阙,增置馆舍,集诸生异等者讲肄其中,自是儒风一振。”在水西书院,石涛绘有《人马图》并录有杜甫《天育骠骑歌》的长题。又作《山水人物卷》之“铁脚道人”,在图的右侧山石上书有“丁巳水西”四字。

泾川之行,不仅让石涛体悟了皖南秀美的风景,而且,在泾县与县令、同乡广西全州人邓琪棻的交往,化解了石涛心中难以平复的乡愁。

惊闻家事

1677年,石涛在敬亭山广教寺有过一次重要的相访。这一次访问,让石涛深切地知道了家族曾经被一场灭杀带来的毁灭性打击。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石涛《梅竹图书画合卷》上书有一首长诗,诗前的序文中这样写道:“丁巳夏日,石门钟玉行先生枉顾敬亭广教寺,言及先严作令贵邑时事。哀激成诗,兼志感谢。录正。不胜惶悚。”可见石涛在先父的旧部口中得知自己的家事后,表现出难言的惶悚和哀叹,全诗云:

板荡无全宇,沧桑无安澜。

嗟予生不辰,龆龀遭险难。

巢破卵在陨,兄弟宁忠完。

百死偶未绝,披缁出尘寰。

既失故乡路,兼昧严父颜。

南望伤梦魂,怛焉抱辛酸。

故人出石门,高谊同丘山。

竭来敬亭下,邂逅兴长叹。

抚怀念旧尹,指陈同面看。

宿昔称通家,两亲极交欢。

须眉数如写,气骨光来寒。

翻然发愚蒙,感激摧心肝。

识父从兹始,追相遥有端。

便欲寻遗迹,从君石门还。

一为风木吟,白石凄漫漫。

款署:清湘苦瓜和尚昭亭之双幢下。

明太祖朱元璋的从孙朱守谦,封靖江王,封藩在桂林。朱守谦子朱赞仪为悼僖王。石涛有两方表白身世的印章:一为“靖江后人”,一为“赞之十世孙阿长”。当南京福王朱由崧败亡,靖江王朱亨嘉在桂林自称监国后,旋为巡抚瞿式耜执送福建,为唐王朱聿键所杀。时为清顺治二年乙酉(1645)。从朱亨嘉上数到悼僖王朱赞仪正是九世。朱亨嘉就是石涛的父亲,因而他是朱赞仪的十世孙。

根据上述石涛的《钟玉行枉顾诗》,证明家族在自相残杀中被灭杀时,石涛还很小。因此他写道“嗟予生不辰,龆龀遭险难”, “兼昧严父颜”,就连他父亲的容貌,也已模糊不清。当听到钟玉行的叙说后,才使他“识父从兹始,追相遥有端”。

石涛绘《罗汉图》

这一次的访问,给石涛的心灵带来了一次巨大的阵痛和血腥的洗礼,自相残杀的家祸令石涛对清廷没有太大的仇恨,这对他后来两次接驾康熙,“欲向皇家问赏心”的人生心态具有决定性的指导意义。

1678年,石涛应南京西天寺之请,经芜湖至南京。舟至芜湖,晤颍川汪士茂,石涛拿出自己创作的那幅《种松图小像》请汪题了一段长跋。

1679年10月,石涛归宣,作离别宣城的准备。冬,梅清赠石涛《广教寺赠石公离宣赴宁》诗一首,有“客中愁是雪,而我独开颜。将别故人去,能留数日闲”之句,表达了宣城画家对石涛依依不舍的感情。

1680年8月,石涛离开宣城前往南京,寓长干寺一枝阁,“将行,先数日,洞开其寝室,授书厨钥于素相往来者,尽生平所蓄书画、古玩器,任其取去。”⒂

完n

注:

①见汪士茂在石涛《自题种松图》上的题跋。

②《百开罗汉图》第九开有“丁未冬于敬亭山广教寺”的款题。

③陈孚吉,宁国人,梅文鼎妻兄。

④梅清《赠石涛》诗。

⑤石涛《登清音阁索施愚山、梅渊公和章》有“壬子新夏”(1672年)的款识。北京故宫博物院石涛山水册页第二页。

⑥《宣城县志》载:“明清之间、每年进贡300斤。”

⑦黄檗禅师是禅宗的五大流派之一临济宗的始祖,临济宗也称“当头棒喝派”。此宗后传入日本、朝鲜等地,成为这些国家的禅宗主流。

⑧见石涛《自题种松图小像》上的题诗。

⑨见《愚山先生诗集》卷二十二。

⑩见《梅耦长诗集》。

⑾ 江注:字允凝,安徽歙县人。僧渐江弟子,能诗画,隐于黄山。

⑿ 载《宛陵诗》。

⒀ 见屈大均在《石公种松图》上的题诗,有“泾西新得一山寺,移松远自黄山至”一句。

⒁ 见张大千编《清湘老人书画编年》。

⒂ 见李驎《大涤子传》。

(作者系宣城市历史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宣城市政协文史委委员,安徽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制作:童达清(ltsr2718)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