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中国环保网 > “壹点壹滴”向幼儿园推付费超纲网课,称“响应教育部号召”

“壹点壹滴”向幼儿园推付费超纲网课,称“响应教育部号召”

时间:2020-09-27 08:41  来源:中国环保网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右侧通用580*90广告位

原标题:“壹点壹滴”向幼儿园推付费超纲网课,称“响应教育部号召”

未来网北京2月13日电(记者 杨佩颖)近日,教育部负责人就中小学生延期开学“停课不停学”有关问题答记者问时表示,严禁幼儿园开展网上教学活动。

然而,记者发现,部分幼儿园仍旧开展网上教学活动,并且网上教学课程来自校外机构,甚至有教育机构以响应教育部号召的名义继续将网上课程资源平台向幼儿园推销。

幼儿园小朋友在上网课,有网友供图。

向幼儿园推销 如此“响应号召”

“为积极响应教育部号召,请各园长认真检查各幼儿园是否存在要求教师进行录播的行为。严禁幼儿园开展类似教师录播的网上教学活动,要充分利用好我们平台提供的家园共育资源。”2月13日,有网友向记者爆料,一家教育机构发给幼儿园园长的通知要求幼儿园不准教师录课,要用他们的家园共育平台。

该机构下发的通知截图。

记者了解到,该教育机构名叫“壹点壹滴”,是一家做互联网幼教平台的企业。

展开全文

2月12日,也就是教育部发布“答记者问”的第二天,该机构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停课不停学”的通知》,将教育部答记者问中关于“严禁幼儿园开展网上教学活动”,偷换成“严禁幼儿园开展类似教师录播的网上教学活动”,并打着“响应教育部号召”的名义,要求幼儿园充分利用好他们提供的“家园共育资源”。

对此,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直指,“做法太大胆”。并称,“对于这种做法必须叫停,并追究继续对幼儿进行网上教学,采用机构课程资源的责任。”

熊丙奇说,“停课不停学”不只是进行在线(学科知识)学习,还有许多其他内容需要学。对幼儿、小学低年级学生进行强制在线教学更不利于学生健康成长。

机构的这一做法也受到了很多网友的差评。

有网友表示,幼儿不适应网络学习,会毁了孩子视力,还有网友讽刺该平台:“推销平台的真是好机智”。

未来网记者就此采访壹点壹滴的相关负责人,截至记者发稿时,未收到回应。

课程需幼儿园要求家长使用涉嫌强制

据壹点壹滴的“幼儿园家庭教育服务平台”公众号发布的信息显示,自2月3日,壹点壹滴发起面向全国壹点壹滴幼教互联网平台幼儿园孩子的“在家上学”行动,课程涵盖小班、中班、大班三个年龄段。

壹点壹滴称,在2月3 日上线首日,就有1万家幼儿园积极响应,2000万人次登陆,100多万家庭带领孩子参与学习。

记者体验发现,“在家上学”行动提供的课程均是线上课程,只面向壹点壹滴平台合作的幼儿园,家长个人无法直接选用,家长选用课程需要提供幼儿园园方的邀请码。

熊丙奇认为,如果幼儿家长自己选择在线教育平台,那是幼儿家长自己的事。而通过走教育部门、幼儿园途径,由教育部门、幼儿园要求家长使用,这就带有强制或者变相强制推荐的意味,需要严查这背后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关系。

课程内容涉及多项违规

未来网记者注意到,该机构给幼儿园提供了小班、中班、大班的课程表,课程表的作息时间从2月3日每天早上8点到晚上6点半,密密麻麻地安排了每个时间段孩子将要做的事情,连什么时间吃饭都安排的很细致,精确到分钟。

机构制作的幼儿园小班在家上学课表,由网友提供

让家长感到气愤的是,“学完了还要上传学习心得,还是收费系统,系统还会给孩子学习情况进行排名,老师天天在群里通报学习情况。

家长们一方面担心利用手机学网课会培养孩子看手机的习惯,也觉得这样简直是太形式了,利大于弊!

“要培养幼儿良好的习惯,根本还在于开展游戏、活动,让孩子过早进行在线学习,‘养成使用手机’的习惯,是不利于培养孩子健康的学习习惯,更对孩子的视力有很大的伤害的。”熊丙奇说。

去年,教育部等八部门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明确指出:非学习目的的电子产品使用单次不宜超过15分钟,每天累计不宜超过1小时,使用电子产品学习30―40分钟后,应休息远眺放松10分钟,年龄越小,连续使用电子产品的时间应越短。

显然,幼儿园要求家长利用在线教育平台组织孩子在家进行在线学习,违反教育部等部门的规定。

另外,记者注意到,在其向幼儿园提供的小班、中班、大班的课程安排中,每天的学习启蒙课都包括英语、汉字、拼音字母。这与教育部的规定相悖。

近年来,教育部多次印发通知大力整治幼儿园“小学化”问题,坚决纠正幼儿园小学化倾向,对于提前教授汉语拼音、识字、计算、英语等小学课程内容的,要坚决予以禁止。

幼教企业何以“大胆”

公开资料显示,壹点壹滴成立于2017年8月,2019年先后获得两笔融资,分别是pre-A轮和6000万元A轮融资,主要业务是为幼儿园提供SaaS服务,帮助幼儿园进行品牌宣传、师资培养、园所管理、家园共育等。

壹点壹滴前身是点点未来教育,创立于2014年,曾在2015年-2017年获得三笔融资后再无新的融资,推出“新幼教云平台”幼儿园教学管理服务系统。

2018年9月,曾创立幼儿园连锁机构“红缨教育”的壹点壹滴创始人兼CEO王红兵辞去上市公司威创集团董事、副经理职务以及红缨教育总裁,投身创立壹点壹滴。

“新幼教云平台”升级为壹点壹滴幼教互联网平台,2019年6月的一篇文章称,壹点壹滴针对幼儿园提供SaaS服务的年收费是2980元,公司服务的主要是民办幼儿园,接下来,还将进军公办园体系。

记者了解到,除了壹点壹滴,还有多家提供幼教信息化服务的企业也借“停课不停学”给幼儿园安排了网课,要求每天完成打卡任务,让家长们怨声载道,家长痛批“形式主义”对孩子成长无益。而在教育部发文明令禁止后,并没有加以改正。

熊丙奇认为,孩子在家的时间,更应该由家庭自主结合家庭的情况安排,而不能由幼儿园统一安排,并检查家长配合完成情况,现阶段应该做的是幼儿在家玩,而不是在家学。这不需要教育部门、幼儿园和在线教育平台那么操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