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中国环保网 > 罕见!肾移植患者感染“东方伊蒙菌”,多发野生动物体内,国内仅3例可查

罕见!肾移植患者感染“东方伊蒙菌”,多发野生动物体内,国内仅3例可查

时间:2020-05-29 12:29  来源:中国环保网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右侧通用580*90广告位

原标题:罕见!肾移植患者感染“东方伊蒙菌”,多发野生动物体内,国内仅3例可查

5月22日,距离41岁的扎西(化名)从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成办医院转入华西医院的感染性疾病中心,已经一个月。目前,除了咳嗽咳痰和胸痛,扎西病情稳定。

今年4月初,感觉身体不适的扎西到华西医院成办医院急诊科就诊,初步排查是社区获得性肺炎,常规治疗却不见好转,呼吸内科、检验科、药剂科反复筛查最终发现,扎西感染的竟然是一种常见于野生动物体内的“东方伊蒙菌”,这种真菌在人体内感染极其罕见,目前国内的医学文献,也仅有3例可查。

原来,扎西6年前因肾衰竭接受肾脏移植手术,长期服用抗排异的免疫抑制剂,导致免疫能力低,极易感染普通人群不易感染的特殊真菌。

5月22日,距离41岁的扎西(化名)从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成办医院转入华西医院的感染性疾病中心,已经一个月。目前,除了咳嗽咳痰和胸痛,扎西病情稳定。

今年4月初,感觉身体不适的扎西到华西医院成办医院急诊科就诊,初步排查是社区获得性肺炎,常规治疗却不见好转,呼吸内科、检验科、药剂科反复筛查最终发现,扎西感染的竟然是一种常见于野生动物体内的“东方伊蒙菌”,这种真菌在人体内感染极其罕见,目前国内的医学文献,也仅有3例可查。

原来,扎西6年前因肾衰竭接受肾脏移植手术,长期服用抗排异的免疫抑制剂,导致免疫能力低,极易感染普通人群不易感染的特殊真菌。

↑入院时第一次CT检查报告:右肺下叶斑片影及磨玻璃影,部分实变,多系炎性

肾移植6年后因胸痛入院

普通肺炎治疗不见好转令人生疑

扎西是4月4日到从西藏昌都到华西医院成办医院急诊科就诊的。6年前,扎西因肾衰竭,接受了肾移植手术,一直在服用抗排异的免疫抑制类药物。

华西医院成办医院呼吸内科主治医师熊六波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当时,扎西表示自己右侧胸部疼痛,没有咳嗽、发烧的情况,初步CT胸片排查,提示是常见的社区获得性肺炎,收治入院后,按照常规经验性抗感染治疗后,患者胸痛未见缓解。

展开全文

4月8日,扎西又接受了纤支镜检查,将纤支镜灌洗液送到检验科进行细菌、真菌的涂片及培养,涂片查见真菌孢子。

↑纤支镜灌洗液,革兰染色。钟洪燕 摄

“常规细菌/真菌的培养,两三天就能够看到结果,但这次却没有生长。”成办分院检验科检验师、微生物组组长钟洪燕表示,当时,他们就觉得这应该是比较少见的感染类型,在咨询微生物专家、华西医院实验医学科微生物室陈知行后,考虑慢生长真菌可能性大,将原本计划培养10天的纤支镜灌洗液标本,延长培养至28天。

4月13日,扎西复查胸部CT,提示病变较之前有所加重,意味着前期的治疗效果并不明显。

4月14日,为了节省时间、尽快确诊,扎西再次接受了经皮肺活检,取样组织送检,做基因二代测序(NGS)。

↑SDA培养19天的菌落。陈知行教授 摄

三个科室反复斟酌排查

最终确定是罕见东方伊蒙菌

“培养2天无细菌及真菌生长,结合患者病史,考虑常见的几种慢生长真菌,在等待培养的同时建议测序等相关检查。”钟洪燕解释说,先对样本进行了六胺银染色,排除了是肺孢子菌,再和临床科室沟通患者情况,判断是慢生长真菌,再一次抽血检测,这次又排除了是隐球菌感染。

这到底是什么真菌感染?钟洪燕求助陈知行教授,利用制谱仪再次分析,也没有结果。4月20日,送至华西医院的培养皿结果反馈,提示怀疑微小伊蒙菌,需继续培养,后续送测序。钟洪燕将这一结果反馈给临床科室,但呼吸内科NGS报告提示是荚膜组织胞浆菌,“此前出现过伊蒙菌导致的感染通过二代测序容易与组织胞浆菌病或芽生菌病造成混淆的案例。”钟洪燕说,于是她建议测序公司添加伊蒙菌属的基因序列,再次分析,这次对比上了,确实是东方伊蒙菌。

结果尚未出具时,对症治疗却不能停,扎西是肾移植患者,长期服用免疫抑制剂,需要用药格外谨慎,否则可能会影响肾脏功能或者发生药物相互作用导致不良后果,但到底该用什么药?药剂科主管药师李小丝说,根据患者的病情,药剂科的临床药师与呼吸科医生反复沟通,最终确定了用药方案。

多发于啮齿类动物

肾移植患者抵抗力低才易感染

什么是东方伊蒙菌?熊六波解释说,东方伊蒙菌属于伊蒙菌属,是一种罕见的真菌,常见于黄鼠、沙鼠、豪猪等啮齿类动物,很少发生在人类身上。目前,全世界关于伊蒙菌感染仅有百余例病例报道,南非地区相对高发,而我国作为罕见发病地区,目前知网等数据平台医学专业期刊信息可查询的报道仅3例。

扎西肾移植后,长期服用免疫抑制类药物,免疫力低于普通人群,作为牧民,扎西的生活工作环境也极易接触到常见于野生动物的真菌,所以,东方伊蒙菌不知不觉中“趁虚而入”。

熊六波解释说,东方伊蒙菌感染后病情进展快,极易导致呼吸衰竭,死亡率高。“如果不是及时发现了真正的感染病原体,就只能不断更换抗生素治疗,这对肾移植患者来说,副作用的危害是很大的。”成办医院院长助理、呼吸内科主任曾以萍说,“所以,确认感染的具体病原体以便精准治疗是首要任务,也是重中之重。”

治疗伊蒙菌的常见抗真菌药物有明显的肾毒性,扎西肾移植术后及肾功能不全的特殊情况,导致他不能使用这个药物,“最后找到的,只有一种药能用,但这个药又特别难找,我们想了很多办法,联系了很多地方,还好最后找到了。”李小丝说。

因扎西的治疗过程中需要严密监控体内血药浓度,一旦药物剂量掌握不平衡,将会影响体内抗排斥药物的血药浓度,药物剂量过度会导致肾功能损伤,轻了又无法抵抗真菌。4月21日,扎西经双向转诊通道,转院至华西医院继续治疗。“目前的状况比较稳定。”熊六波说,但这个罕见真菌的治疗过程较为漫长。

红星新闻记者 于遵素 图由医院方提供

编辑 潘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