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中国环保网 > 中山公园“隐秘的角落”,有着上海阿姨爷叔的音乐江湖

中山公园“隐秘的角落”,有着上海阿姨爷叔的音乐江湖

时间:2020-07-08 02:06  来源:中国环保网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右侧通用580*90广告位

原标题:中山公园“隐秘的角落”,有着上海阿姨爷叔的音乐江湖

现在的年轻人,好像已经不大爱逛公园了。

和逛公园相比,还有着太多更有趣的休闲方式。

但对于阿姨爷叔来说,每天去公园唱歌跳舞,就如同上班打卡一样平常。

“每天都去,这么吵,阿姨爷叔自己都不累不烦吗?”

小观近日来到中山公园,在这块“隐秘的角落”,探访属于阿姨爷叔的音乐江湖。

vlog:《中山公园的音乐家们》

上海的阿姨爷叔,一直都很特别,做什么事,都讲究“腔调”二字。

即使是去公园里跟朋友们一起“吹拉弹唱”,彭友元依然会穿好衬衫、长裤,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又要回单位上班。

靠近中山公园北门有一处林荫小道,虽然偏僻,但顺着歌声走过来,还是很容易找到彭友元和他的“歌友”们。

坐着C位拉二胡的老先生就是彭友元

每天上午,彭友元要给在场十几位老朋友唱歌现场伴奏:戏剧,可以,流行乐曲,也可以,还有许多小观连听都没听过的老歌,不管歌友们要唱什么,彭友元都可以自如演奏,俨然是中华曲库。

“你一定要好好和彭老师聊聊。”听说小观来公园采访阿姨爷叔的音乐生活,唱歌班的歌友们都极力想把彭友元推到台前。

但想要跟彭友元说上几句话,实属不易。

别害羞,一起来唱歌吧!

从早上9点开始,11点半结束,彭友元就一直忙着给大伙伴奏。

展开全文

敢在公开场合唱歌,一般都有两把刷子。

72岁的老徐对于唱歌班颇为自豪,“只有唱得好的,才能在这里唱。”老徐详细地向小观解释唱歌班的入选规则,“最开始有人围观,想唱又不好意思,我们鼓励他来唱,但是我们这是现场伴奏的,要是一次唱得不好,就不好意思唱第二次了。”

显然,老徐认为自己是属于唱得好的那一类。

老徐拿起麦克风,唱腔加上动作

仿佛就站在八万人体育场的中央

76岁的老张,并不同意老徐关于唱歌班入选规则的说法,“每个人来这里都能唱歌,锻炼身体嘛!”

老张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因为有唱歌底子又性格开朗,他“自觉”地成为了这群人中的组织者,安排阿姨爷叔的唱歌顺序,现场指挥合唱,当然也要选择在合适的时候一展歌喉。

轮到老张上场了,他先轻声与彭友元交待即将演唱的歌曲,随后,拿起话筒,笑着对大家说:“下面这首歌,送给我们在场的所有朋友”。仪式感十足。

与别人都带麦克风和乐器不同,老张随身的小布包里,装的都是他和老友出门参加比赛的纪录,随手掏出的资料仿佛是一叠奖状,“我们还去海南、新疆参加比赛咧!”

唱歌班的歌友们都唱过一轮

终于也轮到老张出场了

当然,也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在公共场合放声高歌。

回忆起自己第一次来这里唱歌时,70岁的荷花说:“那会还是有一点害羞的,跟大家在人群里哼唱,他们就鼓励我说‘荷花’你也唱吧,我顶着个破锣嗓子就上了。”谈及为什么来中山公园唱歌,荷花的想法跟大家一样:“唱歌心情好啊,还能锻炼身体,只要有空我就来。”

不约而同的,谈到来唱歌班的目的,阿姨爷叔都说是为了强身健体。

与别人不同,在一旁小径的老高喜欢独唱,嗓门大、高音劲、底气足,称他为“中山公园帕瓦罗蒂”并不为过。

为啥不和大伙一起唱呢?老高说:“要排队,一早上都唱不了两首”。

老高的独唱总是憋足了劲,仿佛是在和隔壁唱歌班的歌友们比赛,也正因如此,老高总是大汗淋漓,“流点汗好,锻炼身体,每天都来。”

为了能多唱几首歌

老高选择个人独唱

84岁的“中华曲库”

中午11点一刻,老张招呼着大伙合唱《我和我的祖国》,这意味着今天的唱歌活动也接近尾声。这时候,彭友元才有时间跟小观说几句话。

临近活动尾声

阿姨爷叔在老张的招呼下合唱

作为“中华曲库”,彭友元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理工男,70岁以前甚至没有正儿八经地接触过乐器。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忽然觉得,拉二胡也挺有趣,自此便一发不可收拾,一拉就是14年。

虽然不是专业出身,但彭友元对音乐的却相当执着和热爱。

和周围的“70岁小弟小妹”不同,彭友元已经84岁,只要不下雨,几乎每天上午,他都会拉着小拖车,装好乐谱、二胡和箫,步行半个小时来到中山公园与老友相见。

“我是最支持老年人搞搞音乐的,在公园里面唱歌有什么不好的?”彭友元很支持“弟弟妹妹”们唱歌,唱歌能认识新朋友,能锻炼身体,有这两样,老年人就能有一个好心情。

不唱歌,彭友元要怎样锻炼身体?

彭友元指了指自己的脑门,一笑,“拉二胡,所有的乐谱我都能记住。”每天给大伙伴奏,彭友元也有自己的小心思,别人都是通过唱歌来锻炼肺活量,而他却是靠着记乐谱来锻炼自己的大脑。

如果是不熟悉的乐曲

彭友元偶尔也会看看曲谱

彭友元很看重一起合唱的朋友们,虽然他并没有组织过谁来这里唱歌,但唱歌班的熟面孔他都认识,“总共有三四十号人吧,大家都喜欢唱歌,疫情(最严重的)的时候,不能在公园唱,大家就都在家里唱。”

“我们也不捣乱,大家都是为了身体健康。”

藏在公园里的萨克斯乐队

靠近公园南门的小亭子,常年“驻扎”着一支演奏萨克斯的乐队。

老周练萨克斯才8个月,小观见到他时,他正在演奏日本歌谣《星》。

戴上墨镜的老周

吹起萨克斯来酷劲十足

“哎呀我这遍有点卡壳,你再帮我录一遍好么?”看到小观拿着设备拍摄,老周毫不怯场,乐呵呵地又把曲子吹了一遍。

坐在小亭子里的朱师傅和梅花,练习萨克斯更长一些,演奏的乐曲也进阶到双人合奏的曲目。朱师傅耐心地介绍萨克斯的演奏原理,“想吹单音容易,想吹长音颤音,就要这样这样”,一招一式,腔调十足。

朱师傅和伙伴们一起合奏

“你们想学哇,想学来这里也可以。”老周热情地拉小观入伙,他介绍,在这里练习萨克斯的,虽然都不是专业乐队出身,但基本上也都是练了两三年以上的老法师,反而他自己是个菜鸟,老周说:“最开始也是觉着好听,就来跟大家一起玩。也不收学费,你想学就有人教。”

来自“爱乐乐队”的老江湖

专门教萨克斯的人是江圣培。

在萨克斯角,人人都背着萨克斯,只有江圣培是空着手,眯起眼睛听大家哪里吹得不对,一曲终了,总是忍不住要走上前跟演奏者交谈几句。

这也难怪,江圣培曾经是上海白玉兰管弦乐队的业余长笛手,现在他和同伴们也一起加入了“爱乐乐队”——“彭浦新村爱乐乐队”。

大家喜欢称江圣培为“江老师”,中山公园里还有跟着江老师学习长笛演奏的一位徒弟,“徒弟”老杜告诉小观,自己一个人演奏,无论周围多少人围观,都不会紧张,只有当江圣培走近时,就会有点乱了分寸,“吹得不好,要被批评。”

老杜一个人在演奏长笛

当小观问他在这教萨克斯要不要收费时,江圣培满脸疑惑:“大家一起玩玩音乐,怎么能说收费,再说,我也就是听到别人吹得有困难了,指点一下,喊我老师都谈不上。”

江圣培说,自己习惯了来公园锻炼身体,这里吹萨克斯的都是老朋友,自己没事干就来看看大家。

那音乐到底是怎样跟锻炼身体联系到一起的?作为“老法师”,江圣培解释,吹萨克斯除了练习肺活量,也能让老年人发现自己身体的变化,“原来能吹的音突然吹不上去了,手指控制不住按键了,这都在提醒我们注意身体变化。”

老周说得更具体,“我原来上楼呼哧呼哧上上停停,现在练萨克斯八个月,一口气上楼绝对不是问题。”

能见到朋友

能锻炼身体

能开心地唱歌跳舞“嘎山湖”

公园里的一亩绿地早已成为

阿姨爷叔心中的“音乐圣地”

你家附近也有阿姨爷叔的音乐江湖吗?

留言告诉小观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