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中国环保网 > 半月谈 | 关心老年“数字贫困户”

半月谈 | 关心老年“数字贫困户”

时间:2020-09-23 07:02  来源:中国环保网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右侧通用580*90广告位

原标题:半月谈 | 关心老年“数字贫困户”

社会等一等,还是老人挤一挤?

关心老年“数字贫困户”

对话嘉宾

张宝义(天津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

王艳婷(天津社会科学院经济分析与预测研究所副研究员)

林季先(退休技术人员)

万蔼荣(退休教师)

尹思源(半月谈记者)

黄江林(半月谈记者)

疫情发生以来,让老年人不被数字生活“边缘化”的呼吁再次多了起来。更数码、更科技,是社会发展必然方向,而老年群体不断扩大也是事实。在这种背景下,究竟该让老年人使使劲儿挤上数码快车,还是社会等一等老年人学习的脚步?

万蔼荣:我退休前是一名教师,我觉得我比较能代表部分老年人的状态。之前孩子给我买了智能手机,但是我对它不感兴趣,也不愿意学,但是疫情期间去哪儿都要扫码,让我深深体会到了不会用智能手机的不便。没有办法就必须去学。

林季先:就我本人来说,我觉得我是没有落后于时代的。我过去是搞技术的,现在用起智能手机来还算得心应手,用微信、支付宝等完全没有问题。但确实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样,不少老年人对科技产品接受程度不高,使用存在很多难点。

张宝义:同意!不是所有老年人都适应不了互联网时代。你看在社交媒体平台上,一些网红老头儿老太太玩得挺好。但的确有个客观因素不能忽略,那就是老年人对新事物适应相对较慢,社会发展就是这样,新东西往往是年轻人的标志物。

王艳婷:使用技能缺乏、文化程度不够等是老年人不上网的主要原因。但在生活中,也能看到不论是农村还是城市,不少老年人在积极“触网”,把网络当作与外界、与子女沟通的渠道。

林季先:您讲得很对,人老了最怕被别人说“你落伍了”。所以我觉得大部分老年人面对这个问题还是有些焦虑的,想跟上时代生活的脚步。但受制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比如没人教、教完就忘了,或者一次没操作好,周围年轻人投来鄙视的眼光等,慢慢就不敢操作了,怕被笑话。

现在外边有挺多培训班,专门教老年人学习使用数字产品,也有社区或志愿者组织活动,普及相关知识,这都是一些有益的尝试。

尹思源:这是不是意味着社会要耐心等一等老年人?

王艳婷:我觉得这个等一等老年人,不是说社会停止发展,而是说要更重视老年人的需求。比如现在很多老年人其实更需要单项功能的科技产品,相较于智能手机这种复杂的科技产品,他们更需要防走丢定位装置、监测心率的手环等,社会发展在这些方面需要等一等老年人。

另外,现在技术更新迭代快,很多地方在推广新产品、新技术时存在“一刀切”问题。就像之前推广ETC时,一些地方不留人工收费通道一样。技术快速更新,也要给社会各个群体留足学习、适应和缓冲的空间,不然会造成很多不便。

张宝义:这个问题不能简单地说一方等一等,或者一方追一追,这是个互动的过程。而且更重要的是靠技术解开老年人的“数字围城”困境。我认为造成目前困境的根本原因,是数字化发展还没有到达一定阶段。比如现在手机功能越来越复杂,老年人难以适应,以后它应该会从复杂到简单,以方便各类人群。

黄江林:这样的趋势其实已经显现,比如已有专门为老年人开发的手机软件,字体更大、操作更简单,老人上手很快。事实上,让老年人适应数字化发展趋势是多方受益的。老人能够轻松享受数字红利,市场能够挖掘“银发经济”潜力,社会的管理成本也会降低。

王艳婷:多方受益也需要多方努力,一同构建老年友好型社会。比如,政府在信息化和数字政务建设过程中,应充分考虑老年人的需求,设置过渡期和特殊人群服务通道。企业要根据老年人的特点,改进产品内容和形式,设定易用界面,简化注册流程,改变与老年人的互动方式。

万蔼荣:开发适合老年人的数字产品是对的,但就怕有企业打着这个旗号骗老人的钱,已经有不少网络骗老的案例了。

王艳婷:这确实是个问题,老年人对网络信息的辨别能力不强。为此,应有针对性地开展培训和知识宣讲,让老年人增加网络、理财、健康、安全防范等方面的知识。加大对网络骗老的预防和打击力度,加强网络信用体系建设,加快虚假信息甄别和辟谣,为老年人对接数字时代提供安全保障。(刊于《半月谈内部版》2020年第8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